风吹古木晴天雨

武华 题目还没想好(被打死)1(?)

cp:步凌奚(武当)X祝少清(华山)
感谢小可爱 @木沐籽 和我一起想梗并帮我审稿!爱你!❤️
萌新写文,幼儿园文笔请见谅。
谢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!❤️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凛冽的东风伴着漫天的飞雪将华山染成一片雪白,衬着灰白的天空,勾勒出一幅苍茫的水墨画。
        祝少清提着一壶浊酒驭起轻功飞上执剑堂的屋檐,引颈喝下一大口酒,望着那天边隐在风雪中的山峰,思绪渐渐飘远。

        什么时候遇见他的?
        那是在祝少清第一次奉掌门之命前往云梦。任务完成之时,天色微亮,祝少清听同门师姐说起过,云梦汤池乃天下一绝,只需一小会就能让人周身苏畅,神清气爽,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慕名而来的少侠不少,少了分清净。祝少清暗想,如今不过五更,各大门派弟子大多在自家门派修炼,此时正是泡汤池的最佳时期。足尖轻点,驭起轻功径直向汤池飞去。
       汤池果真名不虚传,只消一小会,周身真气运转毫无阻塞之感。四周静悄悄的,落叶飘落池中微弱的“嘀嗒声”清晰可闻。祝少清享受汤池水轻轻撞击胸膛的酥痒,渐渐闭上了双眼养精蓄锐。
       一声声越来越近的水声引起了祝少清的注意,他睁开眼,却在看清来人时,转身立刻就要逃离。对面的人头配道冠,眉眼间显出一分淡然矜贵,长睫剪水,举手投足间无不显示出他的淡定从容。加上池边褪下的道袍,祝少清立刻意识到来人的身份。对面那人竟是个武当弟子!
        祝少清很清楚武当与华山的恩怨,华山因欠债不还与武当结下的梁子可不少。如今债主就在眼前,此时不跑更待何时?
       正当祝少清准备飞身上岸之时,身后却没了动静。回头一看,那武当弟子竟靠在池岸上闭目养神,对自己这般慌张模样置若罔闻。祝少清在池边停下,确认对方并无类似讨债的行为之后,小心翼翼地靠着池岸打量起对方。
       对方只是自顾自的休息,并未对自己过多关注。祝少清渐渐放宽了心,大着胆子问道:“对面的道长,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请讲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道长你……不向我讨债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人各有难处,贫道不愿苦苦相逼。”
       这下祝少清彻底放心了,道:“道长,你人真好。敢问道长尊姓大名?”
       “步凌奚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真不愧是武当弟子,连个名字都这么仙气。
       “步道长好,我叫祝少清,以后遇到什么难处尽可到华山来找我!”
       “多谢。”
       “哈哈不谢不谢。”
       这道长人好,长得也不赖,若是那些隔三差五到华山讨债的武当弟子都像他这般就好了,祝少清默默想道。
        两人的因缘便在此时暗暗结下了。

维护武(gay)当尊严🙃🙃
亮点在p2

今天的武当弟子仍然沉迷与掌门和师兄的美色中无法自拔(。・ω・。)ノ♡

p1是我与嗯嗯师兄的腻歪日常。
p2p3是我调戏蔡师兄的日常。
p4p5是我沉醉于高岭之花掌门的颜的日常
p6是自家儿子。

下面进入小剧场
我:“邱师兄邱师兄!和我拍个照吧!”
嗯嗯师兄: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我:“掌门掌门!和我拍个照吧!”
掌门: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——真不愧是三冰之首,掌门你反应能大一点吗\(//∇//)\

我:“蔡师兄蔡师兄!和我拍个照吧!”
蔡师兄:“滚!什么玩意儿!”
——蔡师兄,我是天天去点香阁给你送钱助你赎身的师弟啊(委屈Ծ‸Ծ)

附:
邱师兄的话是他自己的口头禅,掌门的话是各位小友撞他时他的反应,蔡师兄的话是在中原撞他是他的炸毛。

最后,有清和风月中霜里的小友要扩列吗?扩列的评论区评论或者私戳我也可以!❤️❤️

带娃日常

1.终于把天罡肝满级了,发个文庆祝庆祝
2.感谢自家的阳刚小队和借我助战的大佬们,他们真的非常辛苦。
3.各位角色的带娃满洞,顺序是练度的先后,不过插队也可以哒!
4.萌新第二次写同人,小学生文笔,正努力改进,敬请原谅。
5.ooc预警。
6.感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,希望各位小天使能留下宝贵的意见!
7.与乘望太太合作,所以同人图请戳她戳她 @承望

        疲惫不堪的神雕将小天罡交给了无剑后,就振翅离开,寻找休憩之所。多日未曾合眼的无剑自然也是精疲力竭,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,上眼睑不受控制的下沉,看着怀中的团子,备感头疼。

屠龙

        救星临世,无剑撒丫子就朝着那抹红冲过去,不由分说就把怀中团子塞给屠龙。
        屠•一脸懵逼•龙:“无剑你干什么?!”
        无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强睁着已经眯成一条缝的眼睛:“屠龙啊,你最近全在备战队伍里,跟这孩子比较熟,他就交给你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飞燕也在助战队伍里,为什么就把这孩子交给我?”
        “交给飞燕,天罡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啦,好啦好啦,不跟你讲了,我回去睡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看着无剑远去的背影,屠•反射弧奇长•龙突然意识到当中的问题:“等一下,我跟这孩子哪里熟了?还有你根本就没有把灵蛇带回来,这孩子怎么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?无剑你是不是想打架?!”
        话虽如此,屠龙还是带着小天罡到四处逛逛。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酒窖,屠龙心想,带孩子这种事哪有喝酒重要,就从酒窖里拿出一坛女儿红,打开泥封,灌了一碗。
        浓郁的酒香四溢开来。天罡虽小,但到底还是个全真中人,日常除了修道就练功,从来不曾沾过酒,这时突然闻到这酒香,踢着腿挣扎着想要从屠龙怀中逃出。
        “诶?你干什么?”懵逼屠龙把天罡放到了地上,看着他那张小嘴微撅的脸,突然明白了什么:“我忘了,你不喝酒,不过今天你可得陪我喝一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你喝酒我就得陪你喝?!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沾些酒,省得以后和倚天一样无趣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修道之人不得饮酒,此乃教规,一切以教规为重!”天罡鼓着气红的小脸,瞪着那双浅蓝色的眼睛说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只沾一点也无妨。”屠龙坚信没有人比倚天更难说服。
        “魍魉之灾中,本门损失甚重,多半是弟子们疏忽所致,若像你这般松懈,只怕剑冢失守只是时间问题!”
        屠龙一听到有人质疑他守不住剑冢,不由得怒气上涌,再加之喝过些许酒,“锃”的一声拔刀出鞘。天罡也不甘示弱,拔出他那把相较于屠龙刀短很多的本体,摆出攻势,欲与屠龙展示全真的实力。
        “锵”,虽说屠龙只用了两成不到的力,但仍然将天罡的本体震得脱了手,这时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这孩子是无剑的宝,一旦伤了,他怕是会被无剑砍成肉酱。他还连带着想起上次和淑女比酒,醉了之后不小心伤了无剑刚带回来的曦月,被无剑追着绕着剑冢跑了好几圈,最后因神雕劝架才停止,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。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,一向自视甚高的小天罡因首战告负而沮丧不已。他拾起本体,拍过上面的灰后收了起来,浅色的眸子黯淡了不少。
        屠龙叹了口气,走过来拍拍他的肩,道:“走吧,我陪你练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当真?”天罡没有想到刚刚还剑拔弩张的家伙现在居然愿意助自己提升修为,大眼睛里溢满了疑惑。
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是真的,反正也没什么事,我们俩属性一样,陪你练练也无妨。”屠龙边说着边将开封的酒盖上,放回酒窖,扛着他的本体走在前面,回过头,只见那只小团子还站在原地:“还不走吗?”“哦哦。”天罡回过神,小跑几步跟上屠龙的步伐。太阳已然偏西,柔和的光打在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上,随风而落的枫叶将两人刚刚站立的地方盖住,只留下,那两条拖在身后的身影。

100剑玉都成!记得送过来啊!

非洲人的泪水啊😭
还有心心念念的飞燕😭

无剑会怕黑

1.明明自己一个人睡已经很多年了,怕黑这个毛病还是改不掉,看官不要笑我哦。
2.躺在床上的脑洞。
3.无剑私设妹子。第二人称。
4.可能有撞梗,敬请原谅。
5.首次尝试同人文写作,小学生文笔,望各位海涵。
6.ooc属于我,我是真的爱他们!
7.感谢各位看文的小天使!

倚天剑

独自躺在床上,每天准时响起的弹弹珠的声音又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回荡,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诡异,刚刚平静下来的你不由得再次毛骨悚然。
在尽力尝试安慰自己:“忍忍,等会儿睡着就听不见了。”无果之后,你终于忍不住大喊:“倚天,倚天……”
他素来眠浅,一听到你的呼唤,立刻从床上弹起,抓上剑立刻冲进你的房间,打开灯:“无剑,发生什么事了?”向来清冷的人此刻言语与神情竟带上了掩饰不住的焦急。
“呜,倚天,我怕……”你扑上去,一把抱住他的腰,头靠在他的胸前,说出的话隐隐带了哭腔。
倚天身体明显僵了一下,脸上渐渐带上浅浅的绯红,只是你把头靠在他胸前看不见他如今的窘态。
过了一会儿,见你仍抱着他不松手,倚天才僵硬地抬起他的手在你的头上轻轻地抚了几下,问道:“好……好点了吗?”
你松开了抱住他的手,抬起头与他对视:“倚天,你今天跟我睡好不好~”
面前的人羞得连耳框都红了:“这……这怎么可以呢!”
“不是你想的那样子啦!”看到面前的人不同意,你想到待会儿还要一个人听着那些诡异的声音入睡,不由得有点着急。
“那……那好吧……”拗不过你那期盼的眼神,倚天红着脸从他的房间取来他的被子,在你的身旁躺下。
万籁俱寂,你渐渐进入梦乡,他却再也睡不着,翻了个身面对着你的背,你浅浅的呼吸声在这安静的夜里格外撩人,他伸出手,想将熟睡的你揽入怀中,却最终因怕将你吵醒而作罢,伸出的手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儿,又原路返回了自己的被窝,对着你的背发呆直到天明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喜欢倚天所以写了第一个

屠龙刀

随着同伴们一个接着一个地关上了自己房间的灯,黑暗一点一点地将你笼罩,心中的恐惧渐渐被放大,纵然你百般忍耐,最后还是忍不住抱着被子冲进了屠龙的房间。
习武之人感知自自然要比一般人敏捷一些,在你冲入房门的那一瞬间,屠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下床,按上刀柄,下一秒就要和他的“敌人”好好地“切磋一番”。
你被他那瞬间的杀气吓到了,连着说话也不利索了:“屠……屠龙……”
“无剑?”看清来人后,屠龙收了他眼中的戾气,“这么晚了,你来我房间做什么?哈~”说完还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。
“那个……屠龙……我……有点怕黑。”你停顿了一下,偷偷瞅了瞅他的神情,他的脸上除了大大的“困”字,其它的一点也没有,“今晚我可以……和你挤一挤吗?”
“咳咳……”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“你说你要和我挤一挤?”
“是啊,我连被子都带来了!”你怕他不答应,急忙晃了晃手上的被子。
“……好吧,只要你不嫌挤的话。”看着你近乎乞求的眼神,他挑了挑眉,翻身上床,给你留了足够的位置。
你爬上床后,渐渐睡去。屠龙向来怕热,把空调调低了,你无意识的缩起身子,用被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,却仍觉得冷。你渐渐向屠龙靠近,将头靠在屠龙敞开的胸膛上,舒服地轻叹一声,仿佛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温暖的火炉。
屠龙猛然惊醒,看着胸前的小脑袋,心中暗想:“你!死丫头,明天不请我喝二十斤酒绝不放过你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萌新第一次写同人,希望看文的小天使能留下宝贵的建议~比心❤️

八十了还没有五花怕是只有我一个了。。

感觉不会再爱了。
哪位小天使能告诉我这只屠龙怎么办?
家里那只已经满级了(欲哭无泪.jpg)